<address id="j333f"><listing id="j333f"><progress id="j333f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<address id="j333f"><dfn id="j333f"><menuitem id="j333f"></menuitem></dfn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j333f"><address id="j333f"><menuitem id="j333f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address>
<ins id="j333f"></ins>

    <noframes id="j333f"><listing id="j333f"><listing id="j333f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<noframes id="j333f">
    <form id="j333f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j333f"></form>

      旅行家專欄 > 沈寅的專欄 > 日本圣山行

      日本圣山行

      By 沈寅 2019-01-15
      馬蜂窩旅行家專欄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2582人閱讀

      富士山不易見。據說曾經常年積雪的富士山如今只有一半時間積雪,就算是積雪,也要逢天氣晴朗的日子,才能見到富士山頂白雪皚皚的真容,若遇冬季多云或凄風苦雨,富士山就躲入云層中難覓蹤跡。

       

      從流傳至今的浮世繪來看,在江戶時代還是很容易看到富士山的,就算是在東京也能遠遠望見富士山。以日本橋為題材的浮世繪畫作經常以富士山為背景,曾經,日本橋是江戶的門戶,到了日本橋就意味著到了江戶城,遠處巍峨的富士山,無疑是江戶氣派的象征。


      (在靜岡,能看富士山的地方有許多)

       

      浮世繪畫家喜愛富士山,葛飾北齋就曾以富士山為題創作《富岳三十六景》。位于靜岡的東海道廣重美術館收藏的歌川廣重畫作,富士山題材也不少,比如“東海道系列”以近畿到江戶的東海道為線索,一站一景創作繪畫。現在,新干線連接大阪至東京的線路也叫“東海道”,有一次坐新干線,邊上人推推我,示意瞧窗外:“東京快到了”。車窗反射著夕陽余暉有些晃眼,遠處依稀是富士山,小小的,就是浮世繪中的樣子,不那么真實。


      (根據浮世繪“東海道”系列按圖索驥,找到現實中的富士山景點)

       

      日本創造出許多欣賞富士山的方式,如隔著櫻花遠眺富士山,或在富士五湖拍富士山湖中倒影的“逆富士”,或在淺間神社拍五重塔與富士山互相掩映……觀賞富士山一般都去富士山五湖和箱根。箱根有蘆之湖,也有溫泉,旅游設施成熟,聲名遠播,可作為旅游熱地,箱根商業氣息濃郁。而富士五湖里,精進湖、本棲湖、西湖若非自駕,交通也不便捷,河口湖和山中湖就成了相對理想的去處。一早從新宿出發,先去河口湖溫泉旅店投宿,再退出來去山中湖拍拍天鵝和富士山湖中倒映,不怕舟車勞頓,也能有時間折去淺間神社,如此線路堪稱完美。

       

      可惜的是,往往計劃是一回事,現實是一回事。特別是在日本,很容易出現人算不如天算的狀況。就像我之前在京都時,規劃好每日出行的線路,途中看哪些佛寺,再拐去哪兒吃飯,沿路再逛幾個雜貨鋪。滿懷期待出發后,結果餐廳關門雜貨鋪休息——許多店都是隨便選個周二周三來休息。總之,如果一天里想著能去四個地方,實際上去一半就很好了。

       

      不過,在東京,又是另外一種情況。我計劃去富士山,夜泊河口湖,那算起來,也有兩個白天,總能有機會瞅上一眼。可坐在開往河口湖的大巴上,我的心沉到了谷底。出發時天氣不錯,多云,云層飄動,陽光忽就灑下來。我特意挑選了第一排的位置,視線足夠開闊,不僅能從側窗看,還能從車前窗看。誰知車開著開著,天轉陰了,我的心也隨之往下沉。我一邊算著時間,估算著車程,一邊透過車窗往外張望,試圖尋找富士山的蹤跡,哪怕趁著天氣糟糕之前,匆忙看上一眼也足夠了。可由于之前未曾走過這條路線,只覺得巍巍群山,真分不清哪一座才是富士山,而云層密布,遮住山頂,哪一座又都像富士山。


      (河口湖jr站,好像在富士山腳下)

       

      到了河口湖,天已飄起了細雨,天空一片愁云慘淡,我原本訂了旅店的似湯,想著泡湯賞富士,看來要“泡湯”。溫泉旅店下午4點才能入住,寄存了行李后,我就在河口湖晃蕩。山中湖也不想去了,淺間神社也不去了,去了也沒戲。河口湖湖水婉約,群山圍繞,就算凄風苦雨,也依然秀美。事實上我還是搞不清楚富士山究竟是哪一座,云山霧罩,看著哪一座都像。索性坐纜車登高,河口湖有一處登高遠眺富士山的觀景臺,站在高處,說不定就能把地理方位搞清楚。可沒想到,隨著纜車攀援而上,霧氣也越來越重,到了觀景臺,已被云霧遮擋環繞,什么都看不到。不識廬山真面目,原來只因身在山中,云霧遮繞。

       

      不過,慶幸的是,第二天我就見到了富士山,它的登場是如此猝不及防。一早,我推開窗看天氣,又是個陰天,周圍山色迷蒙,也沒能找到富士山。我不死心,索性上屋頂天臺看。富士山就在那兒,如此雄壯,好像一尊天神,而云霧繚繞在它頂端,仿佛天神呼出的鼻息。日本傳說中,創世的天神打架,軀體落入凡間,就成了一座座群山或陸地。天照大神從伊耶那岐眼中生出,代表光明。日本信仰自然,一草一木皆有靈性,山巒湖泊莫不如此。但富士山的傳說,卻和創世無關,而出于平安時代的《竹取物語》,山里竹林中誕生的女孩原來是天上的仙女,女孩長大成為輝夜姬,美麗絕倫,引得各路貴族青年來求愛,她提出難題,她答應嫁給能尋得她喜愛的寶物的人,青年們皆告失敗。皇帝也為輝夜姬所吸引,縱然兩情相悅,可輝夜姬終要回歸天上。離別那日,她穿上天人送來的羽衣登天而去,留下長生不死給皇帝。但斯人已去,長生何用,皇帝作詩:“不能再見輝夜姬,安用不死之靈藥”,便命武士在最接近天的山上燃燒長生藥,此山因此得名“不死山”或“不盡山”,日語中,“不死”和“不盡”的發音都與“富士”接近,故又稱為“富士山”。


      (三保松原是觀賞富士山名勝地,也是傳說竹取物語的所在地)

       

      《竹取物語》的故事,據說就發生在三保松原,此處也是遠眺富士山的名勝地。7公里長的海岸線上,生長著5萬4千棵松樹的松林,以富士山為背景,黑色的沙灘,白色的浪波,藍色的大海,構成一幅美麗的風景畫。松樹枝干粗遒,長滿翎羽般的葉片,被稱為“羽衣”。有一次,我特意坐飛機到靜岡,來三保松原看富士山,可惜又碰上陰雨天,蜿蜒曲折的海岸線,海水,沙灘,均是一片蕭瑟之色,遠處富士山也躲進云端中,不露真顏。倒是有一只雄鷹,停在沙灘上一段樹根上,一動不動,雕刻一般。


      (三保松原海邊孤鷹,一動不動,雕刻般)

       

      這次行程也不走運。一般飛去靜,如果天氣夠好,從機艙往外看,就能見到富士山。可惜我一路走,一路天氣都不見好。先是在濱松,在濱名湖坐郵輪,若是晴天,遠處能見到富士山,近處則有海鷗相伴,相當美好的體驗。可我在船上,順著工作人員手指方向看去,能見到的只是云霧。接著去靜岡,去三保松原,又在清水港坐渡輪去伊豆半島,原本一路上該有富士山的地方,皆未能如愿。渡輪上的一小時,原應該是喝著咖啡,遠眺富士山的一小時,如今,只能細數窗上雨滴,靜默惆悵。


      (濱名湖游船未能見到富士山,連海鷗都變得兇狠起來)

       

      之后,伊豆半島,我去到修善寺溫泉,這是日本文豪熱愛的溫泉地。川端康成著名的小說《伊豆的舞女》就發生在修善寺溫泉,新井旅館則因芥川龍之介、岡本綺堂、泉鏡花、尾崎紅葉下塌而出名,修善寺溫泉車站對面那家“湯回廊菊屋”則是夏目漱石養病投宿的旅店。難說修善寺的溫泉水有何魔力,能夠滋養如此多作家,寫出杰作。古寺、竹林、楓葉、虹橋……修善寺的美景,讓我漸漸忘卻了富士山,旅途或許就此畫上了句號。


      (修善寺溫泉鄉,是日本文豪創作地)

       

      沒想到,當晚落宿在沼津,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,原打算第二天能盡早轉去靜岡機場。而在第二天推開小旅館房間時,卻見到了富士山,它的登場又是如此讓人措手不及。那是清晨6點,小旅館的床難受得讓人難以入寐,早早睡了早早醒了,想著早些整理行李早些離開。推開窗那一刻,初晨瑰色的陽光染紅了天邊,富士山就在遠處,雄壯的山體讓人視線難以離開,目不轉睛細細看個真切分明,山頂上皚皚白雪因彩云染成了粉色。它夢幻,不真實,它甚至都不立體,因光影而簡化成二維,就如浮世繪中寥寥幾筆勾勒而出。但它又是如此真實,存在于此,它一直都在,任憑白駒過隙,它都靜默矗立,釋放它的威武和莊嚴,這就是富士山。


      (清早推窗見到粉富士)

      (沼津去靜岡機場的路上,有一家星巴克,能喝著咖啡看富士山)
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微信公眾賬號:“尋找旅行家”,每天為你精選一篇有見地的獨家專欄文章,歡迎關注,互動有獎^_^





      上一篇: 人造天堂澳門

      沈寅

      《Travel+Leisure》中文版新媒體總監,旅行vedio導演,前《外灘畫報》主筆。曾經讀萬卷書,如今行萬里路。

      專欄最熱文章

      專欄其他作者

      • ???м?路東?????

        路東

        路東,編導、策劃人,知名旅行作家,「一路東去」作者,"東游記"旅行主題餐吧創始人、創意博思文化公司合伙人。
      • ???м?余晨?????

        余晨

        在校研究生,螞蜂窩蜂首作者,常駐廣州。
      • ???м?凈源?????

        凈源

        不是旅行,只是一直在滿世界換著地兒生活,亞非歐美都有過家;篤信該什么階段做什么事情,十年從事項目融資得以周游天下,一朝隱退江湖養兒育女宜室宜家,現居美國西雅圖,自由職業。
      • ???м?老伯虎?????

        老伯虎

        理工男,原媒體記者,后辭職長期旅行。
      • ???м?斑馬疆湖?????

        斑馬疆湖

        斑馬小姐與斑馬先生,一行兩人;獨立撰稿、攝影紀實,專注南疆旅游文化。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意見反饋
      頁面底部
      菜鸟娱乐 OK彩票 | 鸿利彩票 | 彩酷彩票 | 119彩票平台 | 众赢彩票 | 大彩彩票 | 重庆时时彩追号计划 | 豆玩28彩票 | 永盛彩票 | 好彩店彩票 | 9彩彩票 | 超级时时彩 | 彩99彩票 | 我去彩票 | 彩77彩票 | 彩酷彩票 | 500彩票 | 万达彩票 | 千赢彩票 | 89彩票 | 万利彩票 | 三分彩时时彩 | 拉菲2彩票 | 极彩网 | 新火彩票 | 彩店宝彩票 | 众益彩票 | 超级时时彩 | 正彩彩票 | 荣兴彩票 | 乐彩vip快3 | 新盈彩彩票 | 乐投彩票 | 天天盈彩票 | 新乐赢彩票 | 聚宝盆彩票 | 89彩票 | 爱米彩 | 鸿运彩票 | 新贝彩票 | 鹿鼎彩票 | 福地彩票 | 米兜彩票 | 蚂蚁彩票 | 博易彩票 | 微彩娱乐 | 一号彩票 | 吉祥彩票 | 宝马彩票 | 大富彩票 | 传奇彩票 | 盈彩彩票 | 快发彩票 | 盈发彩票 | 红鹰彩票 | 乐彩网 | 彩票3 | 868彩票 | 福盈彩票 | 588彩票 |